木与阿囍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佛八同人】为人师表

众神的晚宴:

齐八是个老师,教数学的。


齐八是个兢兢业业的数学老师。


齐八是个同性恋,兢兢业业,每晚备课到10点,没有性生活。


齐八要解决自己的需求。


齐八叫了YA。




鸭来了,年轻,面嫩,看上去不超过二十五岁。


齐八怀疑他未成年,要看身份证。


鸭给了身份证,上面写着,张肯干 25岁。


齐八的眼中闪着怀疑的光:“你....."


张肯干说:”嗯?“,把衣服脱了,露出一身腱子肉。


齐八闭上了嘴,打开了腿。


然后他发现,这个鸭没经验。


“不会吧,你到底有没有成年,难道是第一次吗?”


“不是啊。”鸭摇头。


齐八稍微放下心来,鸭接着说:“只是第一次和男的...."


齐八投降了:“算了,你走吧。”


“你包了夜的...”


“没关系没关系,你走吧。”


“.......可是最晚一班公交已经没有了。”






齐八没办法只好把人留下。


齐八给鸭倒了杯水。


齐八自己去小桌上备课。


刚没写几个字,一个脑袋靠在他肩膀上:“你在干嘛?”


齐八回头,鸭光着上身,披了条毯子,没穿袜子站在他身后。


“怎么不去睡觉?”


“睡不着。”


“都十点了。”


“十点刚刚开始上班。”鸭描述了一下他的工作状态。






齐八以己度人了一下,就没管,继续备课,鸭也睡不着,坐在沙发上看他。


看着看着觉得没事干,就贴在他身后,用鼻子拱他的脖子。


“这是什么呀?”


“那是什么呀?”


“怎么就解出来这个呢?”


后背隔着一层衣料被腹肌摩擦,齐八很想吼一句不搞何撩。


齐八本来想发火,一扭头,鸭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。


求知若渴。






这眼神瞬间让齐八想到自己课堂上的那些学生。


“齐老师,这是什么呀?”


“齐老师,那是什么呀?”


“齐老师,怎么就解出来这个呀?”


“齐老师,你有没有女朋友呀?”


齐老师之魂被点燃了。


“你想知道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好的。“齐老师说,”搬个凳子坐旁边,拿纸笔我和你讲。“






齐老师讲了一小时,鸭撑不住了。


”打起精神,“齐老师用红笔点着小测卷,”张同学,你三角函数这一块还很薄弱。“


”老师啊我撑不住了。“张同学说,顺手摸了把齐老师大腿,”我们来做吧。“


齐老师脸红了,义正言辞:“做什么做,你会吗?‘


”不会,你教我啊。“张同学说。


课堂就这样从小桌搬到了床上。


"要慢一点,先用手,对对对....哎呀轻点..."


“左边左边..."


”这里要重一点,哎呀你别咬!"


课上完了,天也快亮了。张同学穿上裤子,拍了拍齐八的屁股,再见啦老师。


齐老师在心里骂了句滚。






之后的几个月,齐八叫鸭先是一月一次,再是两周一次,后来一周就要叫一次。


次次都去那家旅馆,每次都先说一小时数学。


齐老师说:“这样听得懂吗?那我换个方法说呢?”


张同学说:“这样弄舒服吗?那我换个方法弄呢?”


齐老师根据学生的反馈不断调整自己的教学方法,再运用到自己班上的学生身上,自此,高三八班数学成绩越来越好,校长欣慰地看着讲台上顶着两个黑眼圈的齐老师,为中华之崛起教学,颇为欣慰。


校长开心,大笔一挥,给齐老师发了两千块奖金,齐老师难得没有大晚上备课,拿着奖金和同事去泡吧。


“爽啦,开心啦,老师你要上天啦~”


一帮教职工在沙发上喝得稀烂,齐八强撑着去厕所,在隔间里抱着马桶吐了一波。


正缓着呢,就听见外面走进来两个人。


“哎呀,阿Ben,有金主,发达啦。”


“什么金主啊,又不是大老板。”


“肯在你身上花钱,又专一,够吃就够啦,教教我啦。”


“教什么,不就装纯咯,我本来第一次不想做生意的,没想到他直接让我走了,我就想,不如留下来,逗逗他,谁知道,真的每次开搞前都要和我讲数学啊…”


齐八用力按下冲水键,把外面吓了一跳,骂了一句走了。






齐老师拒绝。


齐老师愤怒。


齐老师彷徨。


齐老师消沉。


齐老师接受了现实。


但齐老师的心依旧很痛。


“我的心好痛啊。”齐老师趴在办公桌上说。


“再心痛,也要把课上完。”英文老师裘德考端了杯咖啡,慢条斯理地安慰他,“上课,开了头,就是心梗,也要等下课铃响了再死,对不对。”


齐老师想了想,觉得很有道理。


于是周末齐老师又叫了鸭。






“今天我们来上最后一课。”齐老师悲壮地说。


张同学笑着点头,齐八抱着明天就要上断头台的心情,行云流水地完成了‘不等式直线与圆’这一章节的授课,还在结尾给张启提点了一些复习要点。


“数学课上完了。”齐老师合上笔盖。


“那我们上其他课吧。”张同学开始脱衣服。


齐八本来觉得分手炮什么的太狗血了,但是张肯干的肉体让他饥渴难耐,结果一上床,齐八又想起那天在厕所里听到的话。


然后就软了。


张肯干有点吓到,用手弄了几次未果,齐八捂着脸,“别弄了,我不行,你走吧。”


张肯干愣了愣神,穿上衣服真的走了。


齐老师欲哭无泪,妈的,心伤身也伤,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。






下边不行的齐老师很是反思了一段日子,得出结论这一切的根本问题是自己管不住下半身,但是现在自己没有下半身的问题了,所以更应该专注教学研究。


齐八再也没叫过鸭,张肯干发短信找过他几次约他出来,他都推掉了,但小鬼难缠,最后,齐老师不得不拿出杀手锏。


“我下面不行了。”


“我可以帮你啊。”


“我没钱了。”


“那我不收你钱啊。”


“我不打算再混下去了,我不止要性,还要爱,”齐老师语重心长地说,“我要去谈一场恋爱,然后和他结婚。”


小鸭子愣了,齐老师啪地一下把电话挂了。


然后扶着教务处的大门哭成傻逼。






两个月后,新学期开始了,齐老师依旧带高考班。


这一年,学校开始开设面对成人的夜校,校长说,齐老师你要不要来。


齐老师说来呀来呀,给我加班费就好。


夜校第一节课,课堂里坐满了人,齐老师正在黑板上写字,门突然开了,齐老师一回头:“这位同学,下次不要…”






“对不起啊老师,”小鸭子背着书包坐在下面,认认真真地说,“我迟到了。”


齐老师在课堂上噎了半天,问:“你…晚上不是要上班吗?”


“我换了个工作,现在早上在小吃店打工,”小鸭子一本正经,“老师,快点讲课啦,我三角函数有点薄弱。”


齐老师点点头,回去继续写黑板了。


写着写着忍不住笑了。




当晚,齐老师又行了。




后记:“所以你叫张启山而且只有二十岁?”


    “我们给客人看得身份证,一般都是假的....而且谁叫张肯干那么难听得名字。”


Fin